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巴彦网论坛首页广告

主题: 【巴彦网原创文学】短篇小说:葡萄美酒-吴建兴

  • 巴彦网资讯报
楼主回复
  • 阅读:894
  • 回复:0
  • 发表于:2018/11/8 9:18:2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巴彦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我终于完成一大堆该死的报表。我伸了伸懒腰,晕沉的头脑中似乎在期待一件事情的发生,于是我拨通她的手机。
  “是你呀”,她的声音依然很动听,富有一种黏黏的磁性。
  我清了清嗓子,想把我的声音传过去时也一样很动听:“你好!在忙什么?好久没联系啦。”但是我感到我的声音并没有达到所想象是那种效果。
  “哦,这几天忙着整理采伐年度报告,明天着急送市局批示。”
  我说:“我明天也去市局送报表,你们场派谁去啊?
  她沉吟了一下说:“这次是派我去的,男人们都在山上作业,只好这样了。”
  这正是我所期待的结果,我故作沉稳的说:“那明天早上我们在县城碰头,一起去省城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好啊!我在县城客运站等你。”她显得很欢快,似乎是我替她说出了那句话。“喂!我又酿制好多葡萄酒,今年秋天的山葡萄又大又黑,很好喝的。还有,我还用五味子泡了一些,也挺好的,呵呵。”
  我说:“那就一样带一瓶吧。”
  她说:“嗯,把你新写的诗词也带上,路上读给我听。” 
  我们是在一次县林业局的业务学习时认识的,几个林场的学员一起在食堂吃饭,才知道她的名字叫高雅晴,一个看上去让人感觉到很舒服的女人。她当年读的是林业中专,后来分配到家乡的林场负责资源档案管理。她说听说过我,说在县文联办的杂志上经常能看到我写的诗词,她说很喜欢。她和我的酒量差不多,半斤以内属于正常。她跟我渲染的最多话题就是说她喜欢喝自己泡制的山葡萄酒。并毫无保留的教授给我炮制的方法,如何加冰糖,选葡萄,用什么质地的白酒……。后来我如法炮制效果还真的不错。这种酒色泽深红,酸甜适宜,入口绵长且劲道强烈,在不知不觉中就会把人喝醉。我们见面的机会不是很多,只是有业务上的问题偶尔电话沟通,同时还有酒。
  我们在开往哈市的班车最后排安静的地方坐下。可能是秋收季节的关系,人不是很多,还有几个空闲的座位。在我们前两排的地方有四个十八九岁模样的年轻人。他们从后面看上去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性别特征,细看才能够分出大概,两个男孩子的头发长长的染成黄色,有一个男孩子竟然还带着耳圈。女孩子却是黑色的短发,马甲一样大小的夹克衫只是多了俩只袖子,发白的牛仔裤卡在臀部上面,稍微一扭动便漏出一圈肉来。他们肆无忌惮的说笑着并打闹着,不时还说着一些脏话。他们开始各自一对儿搂抱在一起,疯够了又去互换女友继续玩闹。
  我问高雅晴:“你看他们谁和谁是一对儿啊?我看着有点乱。”
  她笑了:“不知道。也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很有这种可能。”我转了个话题说:“你一个女人家为什么对酒这样感兴趣呢?你平时很喜欢喝酒吗?”
  她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在家很少喝酒,泡制果酒和药酒就是我对生活寻求的一种陶醉,因为生活有的时候很单调、很乏味,无聊的时候打开坛子盖儿闻一下酒的醇香味儿就会觉得很充实,其实我更喜欢的是这个过程。那你为什么喜欢写诗词呢?要知道在我们这个地方,爱好这个东西的人是很少的。”
  我说:“我也没有什么别的业余爱好。在孤独烦躁的时候去写一首诗,能够让你马上安静下来,并且能够释放出你的所有烦恼和无奈。其实诗词是最好的抒发情怀的文学体裁,爱好写诗词完全是我业余生活中的消遣形式和娱乐手段罢了。仔细想是和你喜欢酒一样,就是对日常生活的一个补充。如果我喜欢打麻将就好了,也不至于抓耳挠腮的去想词儿了,呵呵。但在网上爱好这个的人还是很多的,和他们交流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哦,对了,我告诉你我的QQ号吧,没事你去我空间里看。”
  她说:“那也告诉你我的号,你也可以到我那学学酿酒和腌制小咸菜什么的。”
  班车以很快的时速行驶在新修的柏油路上。近几年我感觉现实生活中最大的变化就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建设,现在无论是城乡人们出行都是快捷而方便的。我们闲谈了一会儿,班车行驶到了呼兰区。那几个年轻人依然是互相调笑着下了车。
  高雅晴有些忧郁的说:“现在外面的孩子怎么都这样了,希望我的女儿将来不要像他们一样。”
  我说:“将来可能还会严重。我儿子我就不想严加管教了,只要不像他们这样张扬就行。你看我们都已是中年人,在他们那个年龄连手都不敢碰,青春都白白浪费掉了。”
  高雅晴知道我是在玩笑。“呵呵,我才不想让那帮小子占我女儿便宜呢。”说完她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搭在我的膝盖上,我就势试探着抚摸她的手,我暗中庆兴,她并没有反感的意思。她的手很柔软也有一点凉。我忽然感觉她的中指和食指的交叉部位好像有一个异物,低头一看原来是颗小瘊子。我低声对高雅晴说:“你这有颗瘊子,怎么不割下去啊?听说瘊子是会下崽儿的,以后会越长越多。”
  这时她的手忽然轻轻的抖了一下,苦笑道:“瞎说。”我以为我的行为给她造成了某种体位或心理上的不适,于是就没有继续说话。过了一会儿班车行至松北区。她扭头问我:“等办完事我们找地方玩一下怎么样?”
  “你说了算,去哪儿都行。”为了挽回刚才摸手造成的尴尬局面,我有些讨好的说。


  “那咱们去虎园玩儿吧!”这时在车的左前方矗立一面硕大的宣传牌子,一只大虎头正朝我们吐着鲜红的舌头,看着叫人有些发怵。高雅晴接着说:“我们的生活太缺乏惊险和刺激了,我们去那里感受一下恐怖和冒险给我们带来的愉快。”
  我感觉她的提议有些意外,于是却也迎合道:“嗯,你的想法和我的完全一致,这个想法真是太有创意了。”
  ……
  近中午的时候,我们到达市林业局。接下来的工作进展的很顺利,第二天我们各自找到主管领导审核后签字盖章,晚上在局机关食堂享受了一顿比较丰盛的晚餐。高雅晴和她们仅有的几个女人坐在一桌。席间,她给我送过来一瓶用矿泉水瓶子装满的自制葡萄酒,并叮嘱我不要喝多,以免耽误次日的行程。我们桌上共六个人,其中有两个机关后勤的同志不知瓶中何物,尝了一口都连说好喝,竟然把剩下的酒都夺了去分享。还说,这个绿色食品就是好,不怪城里人都往乡下的农家乐跑,那里不光是吃的是绿色的,连农家大嫂也是绿色的……。原来不管是在城乡,男人有酒,女人似乎就变成了一个永恒的话题。
  早晨,高雅晴起的很早,来我的宿舍帮我整理东西,兴致勃勃的准备去看老虎。
  早就听说过东北虎林园的虎好多是散放的,游人须坐专用旅游车漫游于群虎之间,说心里话我对此还是有点心有余悸。虎园区的铁门很森严,周围全部是铁网围着。在园林大门口我问高雅晴:“害怕吗?记得几年前看新闻有一个年轻的男子在这里被老虎给吃了,你要是害怕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听说过这事儿,那个年轻人不遵守游园规则,是他自己跳进园子里去玩的。”高雅晴把眼光从游客入园须知的牌子上转移到我的脸上:“怎么?你后悔了?”
  我说:“笑话,我怎么会后悔,我们生活当中的冒险行为实在是太少了,应该体验一下。”
  高雅晴笑了:“你这样想就对了,现在老虎都进城了,山里是看不到的。” 
  走进大铁门后,是一个隔离区,一个穿迷彩服的工作人员引导我们和其他十几个游客登上旅行车。车子的玻璃外面全是用铁栏杆加固的,很有一种安全感。根据导游介绍,我们先后可穿过东北虎的野化驯养区、成虎区、种虎区、还有狮群区……,在途中导游给还我们讲述有关老虎的好多故事。车子一路走去,抬眼便可以看到或三五成群、或独享其乐的东北虎悠哉漫步走在虎园里。那些虎看到游车来了,有的仍然在晒太阳,有的会好奇的跑过来观看游人。游车这时停下来让你近距离地观看老虎,我们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与老虎只隔着一层玻璃对视。老虎在人们的心里一直是一个凶猛的动物,但在与它近距离对视的时候,却发现王字头顶下面、野性十足的眼神中也是充满了温情的。这眼神让我十分的熟悉,让我想到了家中的猫咪,都属猫科动物,它们的某些神态真的很相像。高雅晴和其他几位女游客一样大呼小叫的,不时拍打着车玻璃,和老虎对视着作一些搞笑的表情。她看上去显得异常兴奋并且很可爱。


  “游客们大家好!”那个导游操着一口浓厚的东北口音大声道:“为了提高大家的参观质量,我们东北虎林园为老虎准备了各种鲜活的动物,希望大家踊跃购买投喂给老虎们,那种惊险刺激的场面是很难一见的啊!我们的售价是活鸡每只200元,活羊600元,活牛1000元……当即就有一位南方人出价600元说买一只活羊。导游打过去电话,不一会儿就开来一台轿货车,从车上丢下一只绵羊。老虎们呼啦围了过去,伴随几声咩咩的叫声就被老虎们扯成了碎块儿。它们刚才温顺的表情一点都不见了,叼着羊腿绕着我们的车子转着、撕抢着,血溅的满车窗都是。我再看高雅晴时,她已经把头埋进了胳膊里,不敢再看。
  “你不是要寻找刺激和激情吗?怎么不看啦,很难得一见的呀。”我自己也不知是鼓励她还是嘲笑她。
  “不看了,太血腥太残酷了,我原来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她扭动一下身体,把脸背向车窗。
  车子继续驶向下一个园区,还是不时的有牛羊和鸡不断的投向它们的虎口。我只有在它们不猎食的情况下才叫起高雅晴观看。返回园林的大门口,‘我牵着她的手刚走下车,就有一辆敞篷的游览车靠过来:“去太阳岛吗?五元一位。”
  “去。”我们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我们对视了一下都笑起来。
  太阳岛距离东北虎林园很近,是哈尔滨市最大的一座综合性文化休息公园。公园内有二十多个景点,令人目不暇接。高雅晴忘记了刚才的血腥,兴致盎然地穿梭在各个景点之间并且让我帮她拍了很多照片。
  当我们来到一个叫阳光浴场的地方,一弯静水周围遍布大面积的柳条通。这里显得很安静,午后的太阳暖暖的照在身上很舒服。我们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想休息一下。这时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向我们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皮笑肉不笑对我们说:“你们租个帐篷吧?十五元一顶,现在是旅游淡季,打折给你们。
  高雅晴说:天气又不热租帐篷干嘛?我们不用。”
  鸭舌帽右手掐着一打旅游图指着下面的柳条通:“你看他们不是有用的嘛,你们不想好好休息一下?”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柳条通里面的间隙处的确有几顶小帐篷在那支着。我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谢谢,我们在酒店预订了房间,这个就不需要了。”


  “那你买张地图吧,五块钱一张。”鸭舌帽一副不炸出点油来势不罢休的架势。我刚要拒绝,高雅晴赶忙说:“那就拿一张吧!”一边找零钱给他。”
  这时我们才开始注意那几顶帐篷,迷彩服一样色彩的面料不注意还真有些看不出来。它们像树丛里的坟包一样分散的趴在那,只不过偶尔还剧烈的抖动几下或发出诡秘的声响。高雅晴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小声对我说:“我妈说过,在外面看见别人做这种事儿很不吉利,咱们还是走吧。”
  我没有动。“嗯,你妈说的对。去年我们山调队在上山作业,休息的时候我就拿望远镜闲望,发现远处的小树林里有俩人正在那忙活着。我一说大伙都来抢着看,我们队长夺过望远镜对我们喊道,看什么看,看那个不吉利知道吗?然后他却看了个够。回家的时候我们的吉普车刚出山口,就听‘砰’地一声,好像是爆胎了。队长下车用脚使劲儿踹踹干瘪的轮胎说,不让你们看非得看,车轱辘冒泡了吧。小司机换完了轮胎,一脸虔诚的抬头问队长,队长,这回就没事了吧?队长说,没事了,这股骚气崩出来就好了。
  高雅晴拉起我笑道:“那我们还是快走吧,一会儿他们不小心把帐篷弄塌了我们就麻烦了。”
  我佯装惊讶地说:“哦?原来你也会幽默呀!”于是我们笑着走开。
  路过几个卖旅游纪念品的摊床时,高雅晴说:“我们每人选一样纪念品吧,来一次不容易。”我们选来选去,高雅晴选中了一枚精致的打火机,说要送她老公的。我则随手拿了一把印有太阳岛标志的桃木梳子,我说这个给我老婆的。她笑我:“你真小气,跑这么远就给老婆买一把破梳子?”
  我拿着梳子抖了抖说:“呵呵,这个就足够她陶醉好几天的了。”
  回到酒店已经快接近傍晚,坐在大厅的沙发里高雅晴建议:“我们吃海鲜吧!我请客,这一路都是你花的钱。”
  “谁花都无所谓。”我看她很真诚的样子接着说:“不怕你笑话,我还真不怎么会吃那个,我不明白他们那帮人是怎么那么麻利的把那些带皮的、带盖的、带壳的东西统统放进嘴里的。记得小时候我做不好事情我爸就会狠狠的骂我,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就会吃!现在我才明白,我爸那不是骂我而是夸我,现在有很多东西我却不会吃了。”
  “那你爸爸现在就会又骂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连吃你都不会!”没想到她在这拣了我一把便宜。
  在餐厅,按服务员的推荐我们点了这里的特色菜:得莫利鱼,油炸排骨,老黄瓜炒粉皮,又要了一瓶富裕老窖。我们喝的很尽兴,首先为这次出差顺利而干杯,又为此次旅行的愉快和有惊无险而干杯。当谈论到网络上的事情她突然问我:“你会过网友吗?”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好像是在前年见过一次,但是没有成功,后来就再也没有会过。”
  她感到很好奇,看着我:“为什么?”
  “开始我们谈的比较投机,都没有看视频,只是互相传了照片。我感觉还可以,就约好去县城见面。见面后才发现她的长相并不怎么理想,瘦高的个子刀条脸,脸上面还有很多雀斑。她竟然还要求吃海鲜,坐在海鲜馆儿里我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心想,瞧你那样儿,像条刀鱼似的,还要吃什么海鲜。我借机说上洗手间就溜了。”
  她有些讥笑我:“你也太坏了,你是害怕费钱了吧?”
  我说:“也不光是费钱,她要是你这长相我也就认了,本来我就不怎么会吃那个,她长的不怎么样还挺贪得无厌的,她要是说吃碗手拉面我也就将就了,我没吃上几只螃蟹跑就算照顾她。”
  我们对干一口酒,脸上都开始泛起淡淡的红光。她有些调侃的口气问道:“难道你在外面就没有过婚外情啥的?凭你的外貌和内涵不可能出淤泥而不染吧!”
   “淤泥的比喻似乎严重了,虽然社会上现在有些物欲横流,情色遍地的现象,但是在咱们那个地方人们的思想还是相对保守和纯净的。至于莲花我更是亏受此喻,因为我还没有达到那种洁身自好的境界。”我发现我们的谈话已经进入一个更深的层次,也没有了以往的矜持和距离。
  “你别摺呀,要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么说你是有喽。”
  我一脸严肃的说:“没有。”
  “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想有情人带来的烦恼而是寻求偶尔的沾花惹草,是这样吗?”她用轻蔑的眼神扫了我一下。
  “那是你的误解,其实我也想有一个能够和我享受欢乐同时也能够和我分担痛苦的人,时常在我身后默默的看着我。可是要知道找到一个真正的情人很难,也是需要缘分的。至于沾花惹草,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过那种艳福了。还有什么所谓***……”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高雅晴没有说话,看得出来她还是相信了我的回答。她默默看着墙上一幅半裸体的女人油画,思想好像有了起伏。
  我反问道:“难道你也没有过情人?”
  “有过,那是几年前的事了,他小我两岁,我们只接触几回他就在一次醉酒后把我炫耀了出去。后来我狠狠的打了他的脸就结束了。你知道在咱们那样的小地方发生这种事是瞒不过人的,不久我老公就听到一些风声差点没和我离婚。你知道我现在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她把左手慢慢放在桌子上,眼里有些潮湿。“那就是我手上的这个瘊子已经长了半年,我老公竟然没有发现。”
  从不吸烟的她向我要了一只烟,显得有点颓废。她用刚才买来的火机点燃后轻轻吐了一口:“说说你的伤心事儿吧,回忆痛苦也许会更有利于我们的成长。”
  我把手伸进包里,刚要为她献出一枚纸巾,抬头却发现她的眼泪并没有掉下来,真是遗憾,事实并没有给我很好的机会去表现。但我敢肯定她的婚姻正在走向死亡。于是我说道:“我的伤心事和你的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或许只能算是烦恼罢了。”我拍拍桌上的挎包说:“比方说每当我背上这个包出门时,老婆总会连连追问:去干什么?和谁喝酒?男的女的?……我给她的印象好像不是出去做贼就是去嫖娼似的,由于她的所谓关心我在外面往往办不好事情。有时候她还甚至偷偷翻我的包。”
  我举起杯子跟她撞了一下,喝干最后一口酒。然后她注视着我说:“你那不算是痛苦,或许可以说成是一种幸福。”
  “我没有感到幸福,我感到很疲惫。”我停顿一下问道:“还喝点什么吗?”
  她轻叹一声:“不喝了,他们的酒没有我的好喝。我有些累,我们去休息吧!”
  我们订的是一间普通的房间。这样的条件对于我们这样的山区人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我看她躺在床上若有所思的样子柔声的对她说:“你去洗个澡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好回家。”每次置身于繁华喧闹的都市之中,我都会很不适应,也每每的在想如果有一天能够在城市里定居我会感到很不安,应为这里根本就不属于我。
  “我来的时候在家洗过的,你先去洗吧!我等你。”
  我一边洗澡一边想着将要发生的美事儿,心里盘算着一会儿一定要对她温柔些,因为她刚才的心情有些伤感。于是我就胡乱的洗了洗,打开洗手间的门我却惊呆在那里——她不见了。
  躺在床上,我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心头徒然有一种被戏弄,被欺骗的感觉,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就是他妈的喝少了。伴随微醉的神经我终于进入了半睡半醒的迷糊状态。不知是什么时候,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把我从床上揪了起来。一定是高雅晴打过来的内线电话,我正要询问她为什么,话筒里却传过来非常柔媚的声音:“先生,您是一个人吧!需要***陪吗?我是大学本科,我不仅会讲英语还会讲日语……。”
  “不要。”我对着话筒怒吼道。摔下电话并拔下了电话线。
  早晨,我起来的很晚,走到门口值班台的***对我说:“刚才有一位女士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她说她先回家了。”我打开纸包,是那颗精致的火机。


  走出酒店门口,阳光依旧如昨的洒在我脸上。成双结对的游人开始不断涌入景区,不知还要发生多少或浪漫或忧伤的故事。我点燃一支烟,开始思索她留下这个火机的用意,蓦然想起都是她那颗瘊子惹的祸。我顿时感到一股凉意,心想:回到家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老婆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仔细看看她的身体各个部位是否有瘊子、痦子之类的异物,而做到心中有数,防范于未然。我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这么干。 
  自从给老婆做完那次全面的体检,她说我让她找到了新婚的感觉。于是对我更是防范备至,关爱有加。我甚至开始怀疑当时做出这个决定的必要性。现在就连上网聊天的时候她都会搬把凳子坐我旁边,一边打着毛衣一边说:“你怎么不聊了?你聊你的,我不管。”
  “还聊什么呀?美女都被你吓跑了。”我假装懊恼的说。
  “跑了更好,那你就和我聊呗,我不跑。”
  “……”
  忽然有一天晚上,高雅晴在网上发过来信息:“我明天去县林业局送几份材料,你去吗?。”
  “我去了害怕把你吓跑。”我有些琢磨不透这个女人。
  “真的对不起,我那天看见你脱衣服洗澡的瞬间,突然想到了那些老虎,还有出卖我的那个男人……我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有些事情发生了反而就不再那么美好了。我去,你带酒我请客。”
  “好!那我明天就多喝点,喝多了就不害怕了”。她还附加了一个高兴的表情。我看了她的话,心里竟然有些酸酸的。
  “还是少喝的好,再好的酒喝多也会醉。”
  “醉了就不去想那么多了,难道你不想醉吗?”
  我刚要回复她的话,这时老婆突然推开门:“快睡觉吧!明天你还得上班呢。”
  我急忙答应一声,打上最后一排字:“88,我也看见了老虎。” 

  吴建兴,笔名吴极。70后,黑龙江省巴彦县人。业余创作散文小说,诗词歌赋。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萧红文学院第十七届学员。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