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巴彦网论坛首页广告

主题: 【巴彦网】扶贫故事:我不能打退堂鼓-付广武

  • 巴彦网资讯报
楼主回复
  • 阅读:2694
  • 回复:0
  • 发表于:2019/11/28 19:20:0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巴彦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付广武,48岁,现任富江乡人大主席,2016年9月份开始帮扶富江乡前程村张王二屯王金学。

  王金学夫妇和王金学的弟弟合住三间泥草房,房子年久失修,破破烂烂眼瞅着就要倒了。没进屋时我在心里嘀咕:这房子还能住人?进屋后,第一感觉是低矮潮湿,黑乎乎的屋子里没有像样的家具,柜子上摆放着几盒药,几件破衣服挂在墙上。五十多岁的王金学看起来很拘谨,我问一句他答一句。他的妻子是聋哑人,偶尔也比划着手势回答我的问题,我能看出她对我的欢迎,面对他家的状况我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想办法帮他们一把。
  王金学告诉我他患有多种慢性病,家里的5亩地因自己多病出租给别人耕种,挣点钱都看病吃药了。面对王金学家的情况,我有些担心自己没有能力帮他家脱贫。但转念一想,作为一名党的干部,我不能打退堂鼓,我不仅要帮,而且要帮出成效。
  交谈中,我得知他家的5亩地转年到期,突然间我有了想法。
  “老哥,你琢磨琢磨你家能干点啥?”
  “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啥?”王金学很茫然。
  “这样吧,你种粘玉米,5亩地怎么也得收入个万八千的,而且种植技术简单,咋样?”
  “行,老弟你的主意真不错,种地我还行。”他不叫我付主席,改口叫“老弟”,我们的关系瞬间拉近了许多。
  我笑着说:“这事就这么定了。”
  2016年的秋雨不算很多,但每次下雨都是我揪心的时刻,他家情况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不下雨,屋里还下雨,我真怕房子被雨浇倒了发生意外。那段日子我每天都听天气预报,当我听到即将下雨的消息便提前给他打电话,让他和媳妇从家里搬出来到别人家借住一晚,后来,我找了个房子让他们搬出来住。
  他家的房子问题,成为我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2017年春,我帮他家申报了危房改造。几个月后,在他家老房子的前面30平方米的新房开始修建。建房期间,我经常去监督房屋质量,我绕着房子查看是否有偷工减料现象。8月份,新房竣工。房子是竣工了,但人家施工队不负责吊107棚,屋子里电线凌乱存在安全隐患,这样的房子还是不能住啊!我找了一个工程队,和他们商量吊棚和重新布线,他们负责包工包料,费用1700多元都是我出的。经过装修后,屋子漂亮多了。王金学告诉我搬进新房后做梦都笑醒了好几回。
  2017年4月,我买来粘玉米种子和化肥,王金学把5亩地都种上了粘玉米。经过王金学的精心管理,粘玉米获得了丰收。秋后,王金学给我打电话:“老弟,我家没有车,这粘玉米卖出去才能换钱啊!”我告诉他:“放心,销路我来联系。”放下电话,我在县里四处奔波寻找粘玉米的销路,最后和几家烤玉米的商家商量好去他家地里收购,去掉成本后他家净赚八九千元。
  2018年的时候,王金学感叹身体越来越不好,他说种地有点干不动了。我说那就搞养殖业吧。养些小鸡,大鹅啥的,你们两口子能干吧?还没等王金学答话,他媳妇连连点头,我知道这个主意又出对了。


  我买了50只鸡雏和50只鹅雏送到他家,他们两口子在院子里给鸡雏准备了笼子,大鹅围在栏子里散养。当鸡雏和鹅雏下地后,院子里顿时间热闹起来,鸡叫声鹅叫声掺杂在一起,整个院子充满了生气。

  秋后,去掉病死和留下自家吃的,他卖掉几十只鸡和大鹅,他家又增收4000多元。

  走访中我发现他们两口子舍不得买新衣服,于是我不定期拿一些衣服送给他们,看着他们穿上衣服喜悦的笑容,我心里暖暖的。

  总觉得他们屋里缺点啥,2018年春节前我买了一台二手电视和洗衣机给他们送去。电视没有信号,我又购买了小锅(天线),带着专业人员去他家进行安装,一共花了1000多元。春节期间,他们看上了丰富多彩的电视节目,享受到节日的快乐。临走的时候我又给他们留下500元,让他们自己购置节日物品,我觉得他们更知道自己需要啥。他们两口子把我送到车上,默默注视我的车子跑出很远才回屋。

  节后,有一次去他家走访时,王金学的妻子手指洗衣机冲我竖大拇指,她的意思是洗衣机帮他减轻了负担,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笑了。“嫂子,这回省劲吧?”她不住地点头。

  2019年,我打算再各买50只鸡雏鹅雏给他们送去,王金学说啥也不让我买那么多,最后我买了30只鸡雏与鹅雏送到他家。王金学兴奋地告诉我他自己购买了50只鸡雏和50只鹅雏,加上我送的鸡雏和鹅雏,总量都达到了80只。王金学感慨说:“不能总让你帮我,这两年我也攒了点钱,今年扩大一下规模。”


  我问他:“你能伺候过来吗?”王金学说:“能,养它们比地里活轻巧多了。”

  “那好,秋后销路不好就找我,我帮你销售。”我给他吃了定心丸。

  王金学的老观念改变了,夫妻二人齐心合力要把日子过好,他的左邻右舍都羡慕他家的日子越过越好。

  “我遇到好人了,没有党和政府,没有你这么实心实意帮我,我的日子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不善表达的他这句话总挂在嘴边。

  在工作繁忙之余,我仍然坚持去他家看看,和他们两口子拉拉家常,了解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在扶贫工作中,我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但看着王金学一家的日子越过越好,我心里比喝了蜜都甜。

  刘向英,男,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诗词协会会员。部分作品在《人民代表报》《黑龙江农村报》《黑龙江林业报》《诗潮》等报刊发表。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