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巴彦网论坛首页广告

主题: 2020驿马诗风新诗特辑(一)

  • 王子
楼主回复
  • 阅读:804
  • 回复:0
  • 发表于:2020/1/11 18:56:15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巴彦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2020驿马诗风新诗特辑(一)

疤痕
文/王辉

我的屁股上
有一块月牙状的疤痕
被岁月磨平了
仍能看出  当时
是怎样的入肉三分

那是我贪恋
几个毛茸茸的小狗崽
贪婪的手将要把母子离分
激怒母爱的本性
给我刻上血淋淋的教训
虽然早已不疼了
却像半块铜镜
照我度过红尘

回头检视   一生路上
还有多少有形的无形的
有意的无辜的
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齿痕
不是咬在肉上
而是心

故乡的村口
秦世忠

即便你走到天涯海角
也走不出故乡的土地
即便你下榻华丽的席梦思
也不能忘却生命的摇篮

人的忆境是有限的空间
一声召唤就会变成空白
只有月色笼罩孤寂的心
才现徘徊朦胧里的夜听人

看不见昏暗的油灯光
听不见婴儿的啼哭声
母爱温情的怀抱
是暴风雨的港湾

老井伸手可掬的冰凉
源自眼前的一抹青山
那水面上漂浮的黄瓜
曾是井沿边群儿的向往

上百年的老榆树
把根须伸向隔墙的寺庙
经年敲打的铜磬
连同老树湮没于无迹

沟塘的丛林中
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玉米秸拔节的生机
散发在浓郁的湿气里

又一次站在故乡的村口
还记得儿时泥捏的生肖
柳笛声中放飞的风筝
也淡淡飘向不知处

找不到玩耍的小伙伴
青梅竹马已成故事
只有周围的月色属于我
和听出回不去的迷茫

记忆里的年关
王义
横垄地踩出的毛道
直通天际的小村
三三两两办年货的人
斜阳把人影拉长笑语欢欣
炊烟在升腾伴着年味深沉
童音笑语晴空爆竹炸响
满街挂钱舞动着色彩缤纷
门楣的对联清新墨迹
点缀着岁末黄昏
邻村锣鼓传来闹春的声音
打虎上山回荡在雪漠山村
《红灯记》革命自有后来人
年画里的解放军光彩照人
刚出锅的豆包金黄
灯笼杆上裹着一团红云
秧歌队高跷踩着记忆深处的乡音
岁月如梭山川如旧
记忆深处的年是那么的甘醇。

把冬留下
徐淑芳
冬天的忧伤
要比她脸色严重十倍     甚至更多
实在不习惯这样严酷的现实
折磨一个原本快乐的人    让我送她一个春天    夏天    秋天吧

如果能够让她温暖起
 来   热烈起来   缤纷起来
能够让他    回归快乐
甚至更多的快乐
我宁愿把冬留给自己

我并非是个高尚的人
我有我的自私  我有我的遐想
把寒冬    留给自己
却是   把寒冬的冷静和清醒
把冰雪的晶莹   和洁白
铭刻在自己的心灵上
让自己时刻保持头脑的清醒
让一颗浮躁的心  保持
稳定

惊见大兴安岭的火狐
文/诗狼
白雪皑皑
寒风几度
你徘徊在大山深处
踏雪觅食
难裹饥腹
你执着的细嗅踱步
清冷的世界里
你的火红点燃了美丽的传说
你的神采平抚了雪域的孤独
你是那千年的狐吗
是否在现实的旷野中
重新行走在自由的国度
大山巍峨
森林苍茫
白雪飞舞
你美丽的姿态
回眸的楚楚
给这素洁的冬
带来最抢镜的关注

一只觅食的火狐
轻盈行步

请记住他名字
陈晓梅

1
您走了44年
时光的撬棍
却怎么也撬不动
临走时
那瘦成不足六十斤的身躯

这身躯早已在一颗颗心上
竖起了   敬仰的
丰碑
2
您没有一滴乳汁
亿万颗孤独的灵魂
依然愿意嚼着仅剩下的一把骨头
匍匐在您的光泽里
安享您鞠躬尽瘁的福祉
3
谁说您的账户没有分文
十里长街自发相送的百姓
那哀天恸地的涛声
联合国下半旗的礼遇
哪一项不是您生前存下的
让几代人取之不尽的宝藏
4
今天我从肺腑里
掏出滚烫的文字
它们没有您的基因,也没有您的风度
更没有您的睿智和胸怀
可他们像一群孩子
佩戴着敬仰和赞叹
滴着怀念的泪花
齐刷刷跪行在
撒着你骨灰的河流山川
寻找曾经的海棠和马蹄莲的容颜

北方以北的北大荒
文/董文超

(一)
黑黑的黑土地
茫茫的大北方
有谁不知道北大荒
有谁不知道松花江
(二)
在北方以北
有一个神奇的地方
虽然我没去过
但   我知道那里
从父母的口中感受着
那片土地曾经的荒凉
那里还有一群特殊的人
叫“知识青年”
在唱着《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歌声中
雪瓮里点起了篝火  支起了窝棚
从此   把脚印留在了大北方
(三)
风  呼啸着
疯狂的抖落枝桠上的薄雪
随时吼出了大北方的冷
肆虐的风把冻僵的松花江
撕出一道道长短不齐的口子
一群彪悍的男人
用冰镩子沿着裂开的口子
撬开一个个小洞
静静的守着
送到洞里的网筐
眉梢上  睫毛上  狗皮帽子上
粘满了天冷气热形成的“霜挂”
溅到棉靰鞡上的水珠
瞬间就形成了一个个亮晶晶的小冰坨
一篓篓撩拨诱人的小鲫鱼
成了火盆里的烤鱼干
是热炕头上香喷喷的下酒菜
一串串小酒泡挂在那撮硬生生的胡茬上
(四)
如果你没见过山   没见过水
就请你到北大荒来
这里的山蜿蜒绵长
这里的水碧波万顷
白桦林里编织着洁白的理想
泥马架子里缠绵着北大荒解不开的情愫
坚强和忍耐感动着上苍
汗水和泪水浸染春大北方
那里的青春
荡气回肠
那里的故事
装满一绿皮子火车

雪的密码
文/光明使者

雪,用温柔
绑架了田野村落
瑟瑟的风
裸露出凶狠的面孔
让树枝仅存的叶子
飘落凋零

雪,姗姗而来
带着细碎的冰花
无聊的风
把路人刺痛
让在雪野行走的人群
弯腰缓行

也许,雪是一个画师
洁白,粉饰着山峰
武力
让竹子俯首鞠躬
假如没有雪的季节
你听不见
那远山红梅的心声

也许,雪霸占冬天
却,败给春风
也许,雪是医者
让感冒不再嚣张流行
也许,雪很娇羞
让梅花向春天启程

过年
文/刘书泰(北京)

大雪飘动冷
春风探出头来
默守已逝岁月

允许
文/刘书泰(北京)

你答应我的请求
从冰天雪地
扯起心中的帆

逃离
文/刘书泰(北京)

角马大迁徙
印度败军阵容
溃退望海潮

这个冬天
文/刘书泰(北京)

大雪冰点埋头沃野
掉进六角梦
秦腔八方喊醒冷

大雪临近
文/刘书泰(北京)

冷风吹进北方
年味在大街叫卖
省城开放冰世界

光是孤独的
文/刘书泰(北京)

眼神掉进黑暗
地瘖子燃烧烽火
太阳阴转晴

这场雪
牟晓林
冬和朔风
密谋着一场交易
于是
凭着为大地更衣的幌子
把黑的描成了白的
而那被人们称道的
洁白无瑕的雪
从此被他们赋予了
特殊的意义

小寒
文/林杨

小寒不小,腊七腊八冻掉下巴
极寒极冷都隐藏在这个节气
城市和村庄被大雪包围
每一步踩不到积雪
浑身都软弱无力

这个时候,还能在野外溜达
还能有心情和冰雪拍照的都是勇士
再就是禁不住雪花的诱惑
或躺或卧,看不够亲不够

雪还没落之前,人们就有了准备
一壶老烧,一盘血肠,一锅杀猪菜
看着新闻联播,抿一口有滋有味
多大雪,心都和北京连在一起

雪上是年味渐浓
冰灯,雪雕,狗拉爬犁
这里吸引着远方的目光
看到冰雪的那一刻
都变成了孩子
被一场大雪洗净的身心
比跪在佛前更
淡定

一场雪,总为你而来
文/张国霞

雪花纷扰飘逸
霜花雕刻漂泊
睁开眼睛,晶莹剔透世界
瞬间一份不约而同惊艳
回首一抹莹白悄然降临
一场雪与你素颜遇见

孤独寂寥往事落寞
安静,山河日月模样
踽踽独行,总会惊喜一帘幽梦
无数擦肩多少陌路人
月光读懂多少知心人
相思总有一场雪读白

闭上眼听一首歌
或许,寻找远方清澈双眸
等一个人比等一场雪难熬
沉淀沧桑境界
雪染霜白青丝

逝去的时光,已经逝去
文/伊晓雪

花开无声
叶落无痕
和过去的时光
说声再见

草黄了,又绿了
燕子走了,又飞回来
童年走了,再没回来

留不住的青春
把它交给回忆

和岁月一起变老
那痴念的爱情
是否已经老去
还是在老去的路上

心若似那白云悠闲
把惆怅抛弃
把忧愁遗忘

让思念爬上月亮
照亮梦乡

挥毫泼墨送春来
文/红衣欲弃

一管管狼毫千年穿越
一朵朵墨花万里飘香
雪粒伴着雨丝氤氲缱卷亘古的情思
一米阳光翻晒着不变的情怀

语音祝福如雪花飞扬
却少了寒梅的幽香
小程序送年的脚步纷至沓来
却难敌在墨海里徜徉

一寸笔锋一寸心
一滴古墨一腔血
年味在笔尖处凝聚
新春在宣纸上晕开

一副春联映照笑颜
一幅大字怒放心花
一笔一划里浸蕴着汉字的滚烫
一横一竖里缭绕着华夏的芬芳

昨日耕耘三尺讲台
今朝挥毫泼墨春来
走进大红福字的海洋
共享和谐幸福安康

山乡春早
李继深
从屋檐下飞出的麻雀
抖落柳梢上的冰凌
在叽叽喳喳地呼唤着
蒲公英那甜甜的梦
那 黛蓝色的晨曦
象湖水的波纹
润醒了湿漉漉的山川田垅
羊群裹挟着炊烟
在沟壑间汹涌
向阳的山坡绿了
在春风中飘动着
久违的晶莹
在白桦林那边
传荡着布谷鸟声声的鸣叫
在催促着山里人家春耕

镜子
张秀辉

你以一种恒久的静
照见你世界中的所有
包括人世间的忧喜
包括花飞叶落 白云苍狗
你是空的 因为空
能盛得下万物
盛得下一个纷纭的世界

不记得初见时 我在你眼里
是新奇还是欢喜
来到尘世间 是你
让我清晰的认识了自己
站在你的面前
任季节变幻
从黄花年少
到夏雨秋风走过眉间
远望一川碧草

在你空空的世界里
望尽春残

你在我的世界里 以一种静
照见了我的世界
我在你的世界里
遇见了或者欢喜 或者伤悲的自己
当有一天 我如天边的晚霞
渐渐褪去了颜色
在萧瑟的秋风中
淡出你的世界
你应回到初始的状态吧
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如同我从来没有来过
静静地
对着天 对着地
空空如也

——————————————————

主   编:王   辉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