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巴彦网论坛首页广告

主题: 【巴彦网】散文:悠悠故乡情(外两章)-黄艳玲

  • 巴彦网资讯报
楼主回复
  • 阅读:2242
  • 回复:0
  • 发表于:2020/1/12 13:23:2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巴彦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悠悠故乡情(外两章)


  过年了,带着母亲的嘱托,回到故乡,看望大舅。虽然离开故乡已经多年,但灵魂依然眷恋那静谧而又喧闹的村庄,故乡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袅袅炊烟,都令我心动不已。
  小时候经常去打麦场玩,充满了好奇,想不出碾子为啥能磨出米粒来。童年的故事,是隔着土墙的二婶嘴中说起,疯丫头的一张脸,在柳树梢上,银铃般的鸟鸣声中,丰富起来。
  小时候心很大,常睡在柴草垛上,想摘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就怕大舅家的四哥不带我玩。四哥的眼神,好像什么都能读懂,全村的孩子都听他的。他往柳树下一站,就像课本里的黄继光,只要听到他的喊声,不管吃没吃饱,我赶紧费劲的爬过土墙,撒丫子跑到打麦场。抓坏蛋,捉迷藏,跟在四哥后面,甘心情愿的做跟屁虫。

  每逢放假,都会迫不及待的往故乡赶。村口的打麦场已没有了昔日的痕迹,打麦场的拴马桩早已不见了,只是小时候那个,爬不过去的土墙仍然在。小时候和大舅一起,推碾子磨米的碾砣子,在路边长满斑斑驳驳。再也听不到孩子们嬉闹的叫喊声了。
  只有小时候天天依偎的那棵老柳还在,此时柳树上没有一只鸟,柳丝垂下来,正弯着腰,等我归来,紧紧拥抱他,给一个深深的吻。老柳树给我讲述着,村子的变化和对我的思念。我很想一直依偎在老柳的春夏秋冬的韵脚里,听最优美的曲,做最温馨的梦,畅想今生今世每个相依的日子,仰望老柳树在最美的时刻,任岁月落满印痕。
  每当心情郁闷,眼里只有城市钢筋水泥时,柔弱的心灵会突然乘一朵白云,在湛蓝的天空中飞向故乡,去看故乡日新月异的景象。玉米,高粱摇曳丰满的身姿,以及一片片金黄色的稻浪,还有熟透了的西红柿不时砸在大地上响起爽朗的笑声。
  我终于懂得,无论我走到哪儿,始终走不出故乡泥土的清香;无论我漂到哪儿,心里都满怀对故乡的眷恋。记忆中什么都可以遗忘,却忘不了故乡的炊烟,忘不了村庄的气息,忘不了淳朴的乡亲。悠悠的故乡情!

冰天雪地赏民俗

 
  快到春节了,我们几位摄影爱好者为了拍点体现年味的照片,直奔黄崖子民俗村而来。黄崖子村,又叫“年村”、“挂钱儿村”、“德善村”。
  进入黄崖子村口,寒风裹挟着扬起的薄雪,带着民俗气息的成排的大红灯笼映入眼帘,品味着浓浓的年味气息。“黄崖子”三个大字镌刻在迎客门的高高门梁上。西斜的太阳余晖,映照在或浓或淡的缕缕炊烟中,氤氲弥漫,一股宁静祥和、安逸恬淡的素朴之情随之在心中泛起。
  我们一边观赏一边拍照,关东民俗旅游文化大道“一条街”,再现东北民俗生活场景,栩栩如生的雕塑迎街而立。徜徉在民俗大道之中,就像走进了东北民俗风味儿浓郁的时代长街,仿佛是在浏览着一幅悠远的民俗风情画卷。所有的民俗雕塑均构思精妙,加工细巧。在农家土黄色院墙上绘着的一幅幅东北民俗人物画的映衬下,重现了东北民俗的精彩。
  塑像非常逼真传神:妇女纳鞋底的、放露天电影的、做手影游戏的祖孙、儿媳给婆婆洗脚的、老汉叼大烟袋抽烟的、腌酸菜的、唱二人转的、喂大鹅的、磨刀戗剪子的、烧苞米的、做大酱的;摔泥泡的、爷孙对弈的、凑在一起唠嗑的、放鞭炮的小孩、闯关东的一家三代、笑容可掬的卖瓜老汉、编筐制篓的、打铁的、和狗嬉戏的······五行八作,各展技艺。在这里游览,成年人会有一种回到童年,回到过去,时光倒流的感觉。

  我穿梭在这些身着不同服饰、做着不同姿势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中,开心地自拍着,还有刘大师,姜大姐,陈大哥时不时的给我拍照留念。我们欣赏着这原汁原味的图景、十八般手艺、幸福表情、乐天的心态无不诠释着生活的自然本真和人们善良勤朴,演绎着经年远去、岁月流转中人们生产生活和生存状态,让人穿越时空、身临其境。 
  在年村村东头,“乔家大院”遒劲有力的四个大字熠熠生辉。进得乔家大院,院门呈现于眼前的是七栋三横四纵四合院格局,其中账房、堂屋、长工屋、伙房、酒坊、炮楼的陈设都是按当时的乔家大院的原样布置的,三横四纵,错落有致。乔家大院体现了早期农村的建筑风格,现为兰西原生艺术馆。
  伴着夕阳的余辉,仿佛看到当年生活的热闹景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世外桃源,仿佛回到三十年前的时间印记,淳朴、敦厚的感觉,感慨之余欣赏着原汁原味的东北大自然的土风土貌,倍增亲切。黑土地养育的一方人们,以豪放热情勾勒出东北农村热火朝天的过往,片片回忆追溯历史的进程,黄崖子民俗村有着世外桃源般的与众不同,重现一段段往事,一个个北大荒大自然的美丽传说和勤劳质朴的人们。    
  虽然天气寒冷,我们摄影游玩了两个多小时,仍兴致盎然,但黄昏已至,坐在刘大师温暖的车里,回味着下午所见所感,那些惟妙惟肖的村中塑像、那些难得一见的旧时物品、那些让人捧腹的方言俗语竟化作美丽的映像活灵活现。
  在远去的年代、浓缩的史话中,扬弃约定俗成的民风民俗文化,与社会同步,与时代同行,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心聚力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这就是黄崖子民俗村的价值所在。意犹未尽的思绪,我坐在车里再次环顾黄崖子村,寒风伴我在思绪的高速路上奔跑。

品味亲情

 
  清晨,下起了小雪,站立窗前,望着飘飘洒洒的雪花,真想填一阙词:静看一场落雪。
  大姨从大庆回来到表姐家过年了,雪刚刚停下来,我去楼下超市买回大姨最喜欢吃的水果。我围上大姨以前给我的红围巾,挽上母亲,匆匆出门去看大姨。
  在车上,手里摆弄着红围巾,心里暖暖的。小时候,我家里穷,穿的衣服几乎都是大姨送的。大姨家女儿多,女儿不穿的衣服,大姨就挑好的送给我穿。当时,虽然穿的是旧衣服,但在我们村里也是时髦的流行色新装,美美的在小伙伴前显摆。
  有一次,大姨刚给表姐做了一件新衣服,正巧我去大姨家玩,看见这件漂亮的花衣服,我试穿上,就不想脱了。大姨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给玲玲穿吧,表姐气得直撅嘴。
  我成家以后,大姨知道我家庭负担重,舍不得买新衣服穿,也总是把表姐穿的衣服送给我。虽然有的衣服我根本就不能穿,但大姨给我,我就要,那份浓浓的亲情,不忍拒绝,心里温暖……
  小时候,我去大姨家,常常坐在土炕上一面看着大姨给我做棉衣,一面吃着大姨炒的香甜的爆米花,听她讲狼来了的故事。一个冬天里,穿上大姨给做的暖暖的棉衣,身上暖,心里热。
  大姨做针线活的手艺很棒,会裁剪,经常坐在缝纫机前做衣服。那时的街坊邻居家家的孩子多,很多母亲做衣服都做不过来,大姨常常帮她们做衣服,经常忙到过年。

  沉浸在历历往事的回忆中,很快来到表姐家。走进表姐的雅室,大姨坐在床上,我激动地喊了声:“大姨”,大姨拉我坐在她身边。
  母亲和大姨叙旧,表姐做菜,我煮茶。斟茶,望着大姨,我的眼睛一阵阵湿润,大姨的脸上,岁月洗刷的皱纹悄然爬满眼角,银发斑斑散满双鬓。一抹浅笑、淳朴、和蔼、慈祥还挂在脸上。我喜欢喝茶,喜欢把每一个日子,过成一首诗,相依相亲的情意与优雅。品味茶香,畅叙亲情。把柔情与诗意,连同与大姨数十年的回忆,一针针镌刻,一线线缠揉。一笔笔留在生活里。岁月无声,老了容颜,却,让我们,更长久。
  年过八旬的大姨,身体和精神状态还不错。她和母亲静静地依偎在一起,翻看着手机相册,从两张旧照片中,追忆昔日外婆的清秀与端庄,仿佛听到了渐行渐远的岁月足音。时光如水,缓缓流淌。老了容颜,不老的,唯有情长。
  我也依偎在大姨老姐俩身旁,欣赏表姐的小盆栽,清新与简约。期待素心菩提,期待春暖花开。
  表姐做好了一桌可口的饭菜,大家围坐圆桌旁,品尝表姐的厨艺,咀嚼过去的光阴,唠着老掉牙的嗑。
  在一碗水灵灵,香喷喷的水饺里,饺子馅里融入了亲人浓浓的情怀,饺子越吃越香,四位亲人品味幸福、快乐、暖洋洋的滋味,血浓情浓爱更浓。亲情,其实,并不遥远也很简单,只要用心去体味、去珍惜,犹如岁月中你寻觅的那个温馨的风景,只需往前迈那么一小步。

  黄艳玲,网名玲玲,巴彦县诗词协会会员,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作品发表在报刊和各大网媒。诗作平淡质朴,真切深刻,平易近人,娓娓道来,意在言外,引而不发,值得读者用心去体味。

责任编辑:曹春雷
编  辑:赵志君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